新闻网首页

韶关日报数字报

哈飞易主被温水煮死的青蛙沦为长安福特长工

2015年07月22日 08:26
来源:央广网

字号:T|T
0条评论打印转发

在进军汽车行业35年后,哈飞汽车最终还是倒在了转型的半路上。

伴随着工信部的一纸公文,哈飞汽车正式成为历史。虽然企业的发展与并购是市场化体系下正常的商业行为,但对于曾经拿下微型车销量第二名的哈飞来说,这无疑是一个悲情的时刻。

从发展乘用车失败被迫转为代工,到如今被收购之后最终失去汽车制造资质,成为一家汽车零部件企业,哈飞汽车发展的这十余年可谓是自主品牌发展的一个缩影,同时也是值得其他自主品牌借鉴的一个教训。

哈飞易主

6月25日,工信部网站发布《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第274批),在拟发布的新增车辆生产企业名单中,长安福特汽车有限公司哈尔滨分公司赫然在列。

公告中,“黑龙江省哈尔滨经济技术开发区哈平路集中区征仪南路1号”这个原哈尔滨哈飞汽车工业集团有限公司的生产厂址也正式易主,成为长安福特哈尔 滨分公司生产地址。这意味着,长安福特将新增一个东北地区全新生产基地,这也是长安福特继重庆三大工厂及杭州工厂之后的第五大生产基地。

7月初, 长安汽车 方面向媒体表示,长安福特汽车有限公司哈尔滨分公司已注册成立,并通过了工信部的相关准入审核。这标志着自今年3月19日长安福特宣布收购哈飞轿车部分资产以后,国家相关部委已完成对这个项目的全部审批和行业准入。

长安集团总裁张宝林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长安福特哈尔滨新厂前期将延续哈飞汽车之前的工作,继续代工长安悦翔V3,年产能为8万辆,之后将开始生产长安福特代号为C346和I06的两款新产品,计划使用12万辆的年产能。

据悉,该新生产基地改造完毕后,包括赛豹、路宝在内的哈飞轿车将停产。对于哈飞整车业务的后续规划,张宝林表示其整车资质仍然存在,要按照市场规律办事,需要进一步研究再决定,“但未来将可能发展成为零部件企业”。

有业内评论认为,哈飞被长安汽车收购后最终也没能逃脱被利用后遭抛弃的命运。虽然长安汽车方面曾多次表示,不会放弃哈飞品牌,但实际上留给哈飞汽车的最终答案却是成为一家零部件制造商。这家拥有35年造车经验的自主品牌,最终改革的结果就是成为历史。

曾在哈飞汽车任职多年的员工李庆(化名)对记者表示,这个结果令很多伴随哈飞汽车一起成长的老员工十分痛心,在经历了多次维权与抗争之后,哈飞汽车的员工最后不得不接受离开哈飞的事实。

拔苗助长埋下隐患

事实上,哈飞汽车的落幕并不是一朝一夕的结果。

这家自1980年开始由军工转向民用,正式进入汽车行业的自主汽车品牌,在中国汽车工业30多年的发展历程之中也有过辉煌的历史。早在2000年, 哈飞汽车的微型车年销量就达到12万辆,在当时微车企业产销量的排位中均为全国第二,市场销量表现可谓红极一时。然而在2008年之后,哈飞的销量开始出 现大幅下滑甚至一度停产。

市场表现急转直下,问题首先出在哈飞汽车自身。2001年,刚刚在微型车市场打下一片天地的哈飞便正式进军轿车市场,引进韩国大宇开发的百利微型轿 车并实现量产;次年8月,哈飞与日本三菱联合开发的赛马多功能微型轿车上市。同年11月,又推出由宾尼法利纳公司设计的“哈飞路宝”新一代微型轿车推向市 场,短短两年时间推出3款产品,对于缺乏研发轿车技术根基的哈飞汽车无异于拔苗助长。

以哈飞赛马为例,哈飞赛马在上市之初一度月销量达到2000辆的规模,这在当时的自主品牌当中已经属于主流品牌的表现,但从上市第二年开始,哈飞赛马的销量就每况愈下,一直到2013年停产为止,哈飞赛马10年时间的销量不足9万辆。

对于哈飞赛马的失败,业内普遍认为除了哈飞汽车自身在轿车营销方面功底不足之外,主要还是哈飞汽车骨子里对于轿车市场的判断失误。李庆对记者表示,当初在引进赛马之时,三菱的原型车是右舵产品,三菱方面提出的“右改左方案”需要哈飞付出一年5000万美元的费用,哈飞汽车有关领导自视自己在 微型车领域的积累,选择了起用自己的工程师对项目进行改造。虽然很快就实现了右改左的设计,但是实际上在很多细节方面并没有考虑到位,赛马上市之后各种质 量问题不断就是最直接表现。

哈飞汽车的其他产品亦有类似的表现,曾有业内分析指出,哈飞汽车依然保持着军工领域以及微型车领域比较粗糙的制造理念,其在轿车方面的制造水平并不具备优势,盲目自信又快速上马轿车项目,使得哈飞汽车在微型车领域刚刚赚到的利润全部打了水漂。

哈飞汽车迅速衰落,成为当时国企资产重组的目标之一。2009年长安汽车重组了陷入困境的哈飞与昌河,时任长安汽车集团总裁徐留平曾意气风发地表示:“未来五六年,哈飞品牌将迈向百万级。”然而事实上,哈飞汽车只是成为了长安汽车的代工基地而已。

沦为长工

有业内评论指出,哈飞汽车在微转乘的道路上步伐迈得太快是导致其陷入困境的主要原因,尽管对于哈飞汽车自身而言,为他人代工不是企业长期发展的良心选择,但是对于当时的哈飞汽车并没有其他可选择的余地。

被收购之后,哈飞汽车承担了为长安品牌汽车产品代工的工作。从企业经营的角度来看,替长安代工生产可以帮助哈飞暂时获利,为未来两次腾飞打下基础, 但是自从哈飞涉足轿车领域失败之后,哈飞汽车管理层对于重整旗鼓失去了信心,长期处于代工状态的哈飞汽车就像被温水煮死的青蛙一般。

和代工项目能带来稳定的收益不同,2009年至今,一心只为他人做嫁衣的哈飞的自主业绩迅速下滑,亏损逐年递增。数据显示,哈飞汽车销量从2009 年的22.05万辆下跌到2013年的2.14万辆,到2014年代工长安福特和DS之后,哈飞全年销量跌至1971辆,彻底沦为代工厂。

在此期间不乏多次的员工维权与抗争,无奈哈飞汽车自身实力早已荡然无存,哈飞汽车员工的抗争始终没能换来像昌河维权那般的结果。

继长安汽车之后,2014年长安福特以5亿元人民币收购哈飞厂区,成为哈飞汽车的新东家。长安福特如今在中国发展蒸蒸日上,因此对于所收购的哈飞汽 车有更高的要求。其在收购之初就传出了大规模减员的新闻,要求哈飞老员工重新竞聘上岗,而此时早已没有了谈判资本的哈飞汽车员工只能接受这样一个既成事 实。

“原本自主研发项目持续亏损,而为长安代工仍有稳定的收益,对于哈飞汽车原本的管理层而言这实在是没法拒绝的客观情况,此后哈飞的新项目研发基本停 摆,企业大量技术人员和营销人员流失,现在长安福特收购哈飞之后,对员工重新招聘的可选择岗位也只是工人岗,技术和营销岗位一概不予以接收。”李庆对时代 周报记者表示。

2013年,哈飞汽车为长安代工8万辆悦翔V3,为哈飞汽车减亏达到1亿元,假设目前哈飞现有产能20万辆全部用作长安福特热销车型代工,哈飞汽车1年可减亏3亿元。

但有消息称,哈飞汽车的债务高达70亿元之巨,单纯依靠代工依然无法挽救哈飞汽车。或许成为长安福特旗下哈尔滨分公司是哈飞管理层并不情愿的选择,但这却是挽救哈飞品牌的唯一选择。

温馨提示:
·本网站所刊登的所有韶关日报的原创作品,包括但不限于图片、文字、视频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版权属于本报(本网站)。欢迎转载、链接、建立镜像,并请注明作者姓名和稿件来源。如涉商网站或作商业用途,请与本报联系。联系电话:0751-8186301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韶关新闻网)”的作品,均系韶关新闻网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向公众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作品所持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亦不承担因此产生的任何直接、间接、附带或衍生的损失和责任。

[责任编辑:lxy] 标签: